<progress id="glo5f"></progress>

      <u id="glo5f"><pre id="glo5f"><small id="glo5f"></small></pre></u>
      <listing id="glo5f"></listing>
    1. 南寧出國留學費用聯盟

      【志霖法研】淺議訴訟費用列入訴訟請求的必要性

      樓主:志霖法律 時間:2020-10-14 15:23:16

      引言

      民事訴訟中原告在起訴時,最后一條訴訟請求往往是“請求判令被告承擔訴訟費用”,但這一請求是否應列入訴訟請求向來存在爭議,屢屢聽聞有律師因此事遭受法官或當事人的質疑。

      相對于當事人的訴訟目的和主要訴求,訴訟費用是一個很小的問題,但是小問題同樣能夠體現司法的公平正義,同樣能夠體現法律人的專業能力,而且小問題也可能會引發大麻煩。本文試圖以涉財產類案件為例,從訴訟費用的可訴性、可上訴性等方面出發,并結合實務操作的需求,對此問題進行分析。

      一、訴訟費用的債權屬性

      訴訟費用在不同的層面具有不同的含義和性質。

      根據國務院頒布的《訴訟費用繳納辦法》,訴訟費用包括向法院繳納的及向其他有關機構或單位繳納的各項規費,還包括向訴訟輔助人員支付的相關因訴訟實際支出的費用。具體包括向法院繳納的受理費、申請費,向有關機構或單位繳納的訴訟過程中因鑒定、公告、勘驗、翻譯、評估、拍賣、變賣、倉儲、保管、運輸、船舶監管等發生的依法應當由當事人負擔的費用,以及向證人、鑒定人、翻譯人員、理算人員支付的交通費、住宿費、生活費和誤工補貼等。這是一般意義上的訴訟費用。

      而從訴訟當事人的角度,訴訟費用則是指因為訴訟所直接產生的一切費用支出(不包括判決結果中確認的履行責任),除包括上述規定中明確的各項費用外,還包括調查費、律師費及其他合理費用。這是廣義的訴訟費用。

      如果被告對原告的訴求負有作為的義務但拒不作為,致其不得不通過訴訟解決爭議,則其不得不額外支出各項訴訟費用。如果原告的訴求成立,則該額外增加的支出應當歸責于被告,原告有權要求被告承擔該費用。 這就產生了一個原告對被告的新的債權請求權。

      在這個層面,訴訟費用具有債權的性質,是一項次生的請求權,下文稱“訴訟費用請求權”。?

      二、行政法規的規定與訴訟費用請求權具有內在一致性

      訴訟費用具有法定性,當事人必須繳納,《訴訟費用繳納辦法》也規定了訴訟當事人負擔訴訟費用的規則,所以,有觀點認為,法院對訴訟費用負擔的決定屬于公權力的范疇,不屬于私權利,不能由當事人處分。

      本文認為,上述規定與訴訟費用請求權之間互不沖突。

      首先,訴訟費用的繳納是原告與收費主體(如法院)之間的關系,原告具有繳納訴訟費用的法定義務。而原告請求該費用由被告承擔,是原、被告之間的債權關系。兩種關系互相獨立,互不影響。

      其次,《訴訟費用繳納辦法》對訴訟費用的負擔做出的規定,首要解決的是法院作為收費主體關于收費的合法性、合理性問題,同時也是一個公平的訴訟制度的必然要求。不同的國家對于訴訟費用的負擔規定不盡相同,我國的訴訟費用負擔制度古往今來也有很多的發展變化。合理的訴訟費用負擔,既能夠保障當事人有效行使訴權,又能夠對濫訴行為起到良好的制約作用。因此,現行的規定作為一種制度設計,體現了公權力與私權利的良好銜接,而不是公權力對私權利的強制干預。

      再次,《訴訟費用繳納辦法》對訴訟費用的負擔做出的規定,恰恰可以是原告對于訴訟費用請求權的法律依據。任何一個訴訟請求,均應以一定的法律規定為依據,比如,原告請求返還不當得利,其法律依據是《民法通則》第92條:“沒有合法根據,取得不當利益,造成他人損失的,應當將取得的不當利益返還受損失的人”。如果只有規定而沒有訴訟請求,那么法律就難以發揮效力。所以,原告將訴訟費用的負擔作為訴訟請求,與《訴訟費用繳納辦法》完全沒有沖突,而是具有內在的一致性。?

      三、訴訟費用請求權列入訴訟請求的必要性

      (一)對于一般意義上的訴訟費用,原告若不明示請求,法院的主動分配或缺少依據

      《訴訟費用繳納辦法》第二十九條第一款規定,訴訟費用由敗訴方負擔,勝訴方自愿承擔的除外。

      有觀點認為,上述規定說明訴訟費用的負擔是法院依職權處理的事項,無須當事人提出請求。本文對此持反對意見。

      該條文后半句“勝訴方自愿承擔的除外”表明,這項規定首先尊重當事人自身意愿,并不是一項強行性的規定。也就是說,在勝訴方自愿承擔的情況下,不干涉其選擇;只有在勝訴方不自愿承擔的情況下,法院才依照該規定作出分配。

      在此前提下,當事人是否有必要明確表明其是否愿意承擔訴訟費?答案應是有必要。

      眾所周知,意思表示按表達方式的不同可分為明示的意思表示和默示的意思表示。

      默示又可分為沉默和推定。沉默,即行為人本身不作任何意思表示,但法律明確規定視為其做出了某種意思表示。例如,《合同法》第171條規定試用買賣中試用期滿,買受人的沉默視為購買;《繼承法》第25條第2款規定受遺贈人到期沒有表示的,視為放棄受遺贈。推定,即行為人用語言外的可推知含義的作為間接表達內心意思的默示行為,例如租賃合同屆滿,承租人繼續交付租金并為出租人接受,便可推知其表示要延展租賃期間。

      在訴訟中,如果當事人對于訴訟費用的負擔沒有做出明示的意思表示,則需要進一步判斷其有沒有默示的意思表示。

      鑒于《訴訟費用繳納辦法》沒有對該情況下的沉默視為何種意思表示做出規定,其他法律也沒有做出規定,所以,對于此時的沉默,無法判斷當事人的意愿。

      另一方面看是否可以推定當事人的意愿。如果原告既存在繳納訴訟費用的行為,又沒有主張讓被告承擔,恰恰容易被推知為原告愿意承擔訴訟費用。

      這樣一來,原告沒有明確的請求,不但不能解釋為其不愿意承擔訴訟費用,反而有可能被解釋為其愿意承擔訴訟費用。

      因此,如果原告對于訴訟費用的承擔不提出請求,則法院主動要求被告承擔的處理方式有缺少事實和法律依據的嫌疑。同時也為原告留下了風險和隱患

      (二)對于廣義的訴訟費用,只有原告提出請求,才有可能得到法院支持

      在多種類型的訴訟案件中,相關法律及司法解釋都明確了律師費等費用可判決由敗訴方承擔。這類案件主要包括商標、專利、著作權案件,不正當競爭案件,合同糾紛中債權人行使撤銷權案件,擔保權訴訟案件等。

      以商標侵權案件為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明確規定:“商標法第56條第1款規定的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包括權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對侵權行為進行調查、取證的合理費用。人民法院根據當事人的訴訟請求和案件具體情況,可以將符合國家有關部門規定的律師費用計算在賠償范圍內”。

      由此可知,廣義的訴訟費用由敗訴方承擔在法律層面已不存在障礙,實務中也存在著廣泛的判例。

      但同時也應看到,廣義的訴訟費用若要獲得法院支持,須以明確提出訴訟請求為前提。

      (三)訴爭金額不斷攀高,導致訴訟費用變成了不可忽略的高額支出,列入訴訟請求具有現實必要性

      隨著經濟的發展,高標的額的案件層出不窮且不斷創新高,僅法院受理費即可高達數萬、數十萬、數百萬。在此情形下,當事人尤其是原告不得不權衡其訴訟的效益,權衡其支出和所得的比例,權衡訴訟費用最終的分配。

      明確提出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既是向法院清楚表明當事人的態度,也是向被告傳達一個警告信息:訴訟已增加我方負擔,但這終究要由你方來承受,請多思量。

      而且,實務中很多案件在調解、和解過程中,訴訟費用的承擔也是談判的一個籌碼,提前明確列出,也可避免在調解、和解的關鍵節點節外生枝,因小失大。

      大量的標的額高、影響力大的案件中,原告均明確要求判令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案例一


      在最高人民法院第84號指導案例禮來公司訴常州華生制藥有限公司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案中,原告在提出1.5億余元索賠的同時,還有以下訴訟請求:“ 3.華生公司承擔禮來公司因本案發生的律師費人民幣1500000元;4.華生公司承擔本案的全部訴訟費用”。

      案例二


      ?在姚歡慶老師擔任原告代理人的原告廣東加多寶飲料食品有限公司起訴廣州王老吉大健康產業有限公司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裝裝潢糾紛一案中,加多寶公司多次變更訴訟請求,但每次均保留第4項:判令王老吉公司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

      綜上,無論狹義的訴訟費用還是廣義的訴訟費用,都有必要明確列入訴訟請求;越來越高的訴訟費用,也使得該請求越來越不可忽略。?

      四、對于訴訟費用負擔的判決可否上訴

      《訴訟費用繳納辦法》第四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不得單獨對人民法院關于訴訟費用的決定提起上訴。

      在《訴訟費用繳納辦法》頒布之前,早在1989年9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人民法院訴訟收費辦法》中,也規定了“當事人不得單獨就人民法院關于訴訟費用的決定提出上訴”。

      基于此,觀點普遍認為對于訴訟費用負擔的判決不能上訴。

      但需特別注意的是,上述規定多次強調了“單獨”一詞。從法條的嚴謹性來說,“單獨”一詞顯然不是隨意使用的。與“單獨”相對應的,是“同時”、“一并”、“附帶”等詞匯。所以說,上述規定只是明確了不得單獨就訴訟費用問題提出上訴,但不排斥在對判決書其他問題提出上訴的同時,一并對訴訟費用問題提出上訴。

      在孫以磊與濟南東環置業有限公司房屋買賣合同糾紛上述案中,東環置業的第三條上訴理由為,一審法院決定案件受理費119200元,全部由上訴人負擔是錯誤的。二審法院審理認為,一審法院對本案原審原告孫以磊的部分訴訟請求予以支持,訴訟費用應當由雙方分擔。從而糾正了一審判決的不當之處。該案的處理,完全符合法律規定,同時完全符合法的效率精神、公平精神,對同類案件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所以,從規定和實務來看,我國當前對于訴訟費用的負擔,采取的是限制上訴制度,即可在對一審的程序、事實認定及法律適用提起上訴的同時一并對訴訟費用問題進行上訴。?

      五、結語

      綜上所述,原告起訴時明確提出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既能夠為法院的判決提供基礎,使法院的判決能夠依請求順利作出,也能夠更好地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利。將訴訟費用請求明確列入訴訟請求,具有現實必要性。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超级黄超级污的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