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glo5f"></progress>

      <u id="glo5f"><pre id="glo5f"><small id="glo5f"></small></pre></u>
      <listing id="glo5f"></listing>
    1. 南寧出國留學費用聯盟

      微小說連載《雪飄無聲》第7集 大山之子 腳下是深淵(中)

      樓主:振國腫瘤康復醫院 時間:2021-04-09 14:38:58

      (溫馨提示:每天一期,敬請關注。微信公眾號:wzgzlyy)

      第三章

      腳下是深淵(中)


      這不,他越來越感到了時間對自己的吝嗇。

      在白天,他是一個盡職盡責的分廠副廠長。到了夜晚,他則一頭扎進他自己那神秘的世界里去——盡管有困倦,有懵懂,有煩躁,有迷失,但更有癡情,更有憧憬,更有他一生也無法擺脫的誘惑。

      因此,他在夜夜苦熬著的同時,不能不以一種情人般的目光翹盼著那每一個緩緩到來的星期六。

      而且,最好是在他每月十八號開工資后的第一個星期六。那時,兜里便會有了三十九元錢——全部的工資。然后,乘夜車去長春,或去沈陽,在星期日一天的奔波之后,扛著一面袋子(他還舍不得花錢買個旅行袋)采購來的藥材和書,連夜返回通化,一下火車便直接上班。

      一切都是秘密的“地下”狀態,一切都在有秩序中進行。

      可生活總會有意外的。

      有一回在沈陽,他坐在候車室的長椅上聽到身旁的兩個人在嘀咕著什么治癌的老中醫。他趕緊詢問地址,可惜人家也是聽說的,講不大清楚。那也要去,馬上坐公共汽車去。東找西尋,還是沒有找到。當他疲憊地趕回車站,已經是晚上九點半鐘。火車開走了,只好趕明早八點的車回去。為了省下幾元錢的住宿費,他重新回到候車室的長椅上,仍舊像當年在北京時那樣,掏出從家帶來的苞米面大煎餅、大蔥、咸菜干,干巴巴地嚼著……

      還有呢,意外地搜尋到一本久思未得的新書,意外地發現一味久尋未見的藥材,那個欣喜,那個興奮勁兒,可就把什么都忘了,只是一個勁地傾囊而出,直到走近車站,這才醒悟,兜里已經不夠買火車票的錢了。

      只好扮演一個“逃票”的角色。

      只好在走投無路時臉紅得像一個犯了錯誤的孩子似的搓著手不安地站在查票的列車員面前。

      人是富于同情心的。

      等到列車員認出這個“逃票者”就是那個打上火車就不停地幫助掃地、打水的笑呵呵的年輕人時,她的心先就軟了。何況,她知道了王振國逃票的真實原因——她還不敢相信這個年輕人將來會成功,但沒有誰能夠不被這個小伙子的執著追求精神所感動。

      囊中羞澀。這時,錢,成為橫亙在王振國面前的又一只“攔路虎”。

      他的目光又一次投向長白山。

      長白山古名不咸山,意為“有神之山”。至遼金時,史書開始稱它為長白山,蓋因“山上冬夏積雪,四時望之色白異常,故曰長白”。到了清代,它被尊稱為滿族祖宗發祥之地,堪稱“圣山”、“龍脈”,康熙皇帝1677年冬巡到松花江邊時,遙拜長白山,“勒封長白山之神,禮典如五岳”,更憑添了它多少奇幻和神秘。

      長白是我國東北境內海拔最高、噴口最大的火山體,它的形成約有二百萬年。長白山有過數次噴發和長時間的間歇,火山噴發出來的灰白色浮石堆積在山頂。由于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和地質構造,形成了它奇美壯觀的火山地貌和典型、完整、豐富的生態資源,“藏天然之秘,蘊萬古之靈奇”。

      郁郁原始森林,莽莽長白林海,是東北三寶“人參、貂皮、鹿茸角”的產地。據最新調查,長白山有藥用生物資源四百四十三科、兩千七百九十種,素來被稱為“百藥之鄉”和中國三大中藥材基因庫之一。

      1979年,長白山被聯合國列為“人類與自然保護圈”,成為世界矚目的大自然生態環境保護最好的保留地之一,被譽為“天然博物館”和“世界生物資源寶庫”。

      大山是神奇的,大山也是富饒的。所以,只要實驗用藥在大山里能夠采到的,無論路途多么遙遠,王振國都要索取——向慷慨的長白山一味地索取他日益急需的“科研經費”。

      時間,仍然必須是節假日,必須是到了每個周六的晚上,他終于能夠自由地支配自己的時間時才開始行動——坐上火車先回到家鄉石湖,然后伴著滿天的星斗上山。

      已經是夜里十點半了,他找了一塊靠著泉邊的草地,鋪一塊塑料布躺下,一邊嚼著硬邦邦的苞米面饃饃,一邊隨手撩起一捧清涼的泉水灌進肚子,又隨便地往臉上胡亂地擦了幾把。

      就這么一會兒短暫的休息。

      這一次,他的目標在三十里地外險峻的大砬子上。那是一種只有在深夜里才在高高的石頭砬子上棲息的鷹.....

      當然,更多的還是在星期日清晨,看一眼仍在睡夢中的兒子,帶上妻子早給準備好的干糧,穿上他總也不下身的舊軍裝,再背上麻袋、镢頭,騎上自行車上路了。

      烈日。懸崖。毒蛇。荊棘。

      采藥不是詩。何況他早已不是孩童時那樣,采藥的目的只是為了換取學費,可以彎下腰什么草藥都揀。現在,他采藥更多的時候是“按圖索驥”,更多地用他那一雙癡迷的眼睛苦苦尋覓著,尋覓著大山深處還未曾被發現的秘密......

      那不光需要一雙跋涉的腳,他更需要一雙慧眼,需要一種探險的膽略和氣魄。

      有一次他為了采集到一味藥,事先打聽好那座山上又,可當他騎車子一溜煙跑了幾十里路,終于攀上大山時,漫山遍野尋遍卻一無所獲。

      干糧盡了,肚皮打鼓了,眼冒金星了,兩腿癱瘓般幾乎挪不動一步了。他不甘心,但又委實奈何不得那已然西墜的太陽。知道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再去攀登另一座山了,只好胡亂采一些不怎么值錢、眼下又沒有多大用處的草藥,權且作為“不虛此行”的安慰吧。

      這樣的失望,常常纏繞著他……

      這樣的失望,又時時激勵著他……

      一夏一秋,王振國就是這樣“螞蟻壘窩”般采集到了他研制抗癌新藥所需要的百分之八十中藥材。有些藥材,才白山采集不到的,他就賣掉一些眼下不急需的藥材,去換。即使如此,還有價格昂貴的麝香、熊膽等,怎么也搞不到的,別無他法,只有一個字:買!

      因為,那是必需的。

      必需的,還有一點點哪怕最為起碼的實驗設備。

      王振國曾經有一間“實驗室”,那是分廠的一間廢棄的、寒傖的小倉庫。每逢下班后或周日,這里常常成為王振國的棲息之所。1982年12月,他調任總廠黨委秘書,自然失去了支配這間實驗室的權利。

      實驗只好轉移回家中。

      這時,王振國一家三口和他的弟弟一起借住在通化市北山上一處三十平方米的平房里。窮有窮的辦法,土有“土”的創造,對,把廚房作提取室,把西屋火炕作干燥室,再在屋子一角隔出個兩平方米的小角落,擋上個白紗布門簾,就是實驗室。幾根木棍,一塊門板,簡單地一支,便成了一個絕好的實驗臺。

      沒有干燥箱,就用鐵皮做成個簡易的;沒有粉碎機,就哥兒倆齊上陣,藥碾子一陣子猛骨碌;沒有冰箱,就用院子里菜窖這個“天然冰箱”替代;燒杯不夠,就把家里大大小小的瓶子全搬出來,又從大街上拾來二十多個罐頭瓶子。還有,東拼西湊地弄來一個小推車半拉不齊的磚頭,沿墻壘起一間小倉庫,就是動物實驗室了。王振國花錢買來的五只小兔子、五十只小白鼠就委屈地生活在這里。

      每逢實驗之前,都必須仔仔細細地聽一遍天氣預報。如果預報是晴天,那就開始把屋里的幾件家具一趟趟搬到院子里去,就為在狹窄中再爭得一點開闊——真該感謝那臺四十八元錢買來的向陽牌半導體收音機,那可是他們家里最為貴重的財產呀。

      這是一個怎樣奇異的世界呀!

      一間屋子里,火炕上整整齊齊躺著他那些心愛的中藥材,灶膛里,火焰熊熊;另一件屋子里,同樣是“火炕”上躺著他同樣心愛的妻子、兒子,可伸手往炕上一摸,冷如冰霜。

      這是一個怎樣奇異的畫面呀!

      屋外,寒風凜冽;屋內,王振國和他的弟弟王振利只穿件小背心、褲衩,汗流浹背。累得實在腿蹬不動藥碾子了,就換上兩雙手骨碌,人跪著,簡直就要趴在地上了。一天夜里,兩人開始研磨一種含有劇毒的草藥,飛揚的粉末很快溢滿了狹小的房間。兄弟倆一開始感到呼吸困難,繼而臉部和周身疼痛奇癢。第二天早晨,當妻子從娘家回來時,只見兩個人整個臉都被熏腫了,眼睛瞇成兩條縫,嘴唇腫得翻翹著——惡心,連續打噴嚏,那虛汗出的,人幾乎就虛脫了一樣……

      即使這樣,有一些堅硬的藥材,也往往是骨碌幾個小時才能碾出一兩藥粉呀!

      生活,也像這寒冷的氣溫一樣,一節節地降至冰點。

      妻子懷孕了想吃蘋果,王振國顛顛的跑上街,左挑右選,最后花六角錢買回一堆爛蘋果,然后一個一個地仔細用刀子剜去破爛的地方,削得七零八落的,再洗得干干凈凈地送到妻子面前。

      那個年代,糧食是定量供應,兩個大人每月一共十斤細糧,金貴著呢。別人家都不夠吃,他們家月月只舍得買回一半。夏天專門買成堆的菜,買不包心的大頭菜——因為便宜;用鹽腌著吃,用鍋蒸著吃——因為省油。到了冬天,妻子已經悄悄把一草包土豆放進辦公室的墻角,每天中午都毫不例外地拿出來煮熟幾個,蘸著醬油吃,一天天、一月月“一貫制”地這樣吃著。同事們都朝她投來疑惑甚至憐惜的目光,她說:“我最樂意吃這東西了。”

      可是,你知道他家醬油的成色嗎?即使買醬油,王振國也常常只買半瓶,再倒進半瓶水,撒一勺鹽粒均勻的搖晃著啊……

      甚至下班后拿上一個袋子,去外面撿煤渣,好用來熬藥。去撿牙膏皮子,賣一支三分錢,積攢起來一次能賣上兩元錢,那對他們已經是“盛大的節日”了。

      可他卻舍得花錢買奶粉,買魚松,買白糖,和面粉攪和在一起做成一塊塊小餅干,然后平平整整的攤放在炕上烘干。三歲的兒子個頭還沒有火炕高,就小腳翹著,小手扒著炕沿,眼睜睜地往炕上一直瞧著,饞得直流口水......但是,王振國對這些仿佛“視而不見”,還是將小餅干都給了為了實驗而養活的小白鼠。

      有一天,王振國又把小餅干送給他那些“心愛”的小白鼠時,兒子悄悄跟在了后面。他跟爸爸說:“我要看小白鼠。”個子小,爸爸就給他拽過一把凳子,一雙小手扒著倉房門,眼睛眨都不眨地往里面瞧著。

      籠子里的餅干太有誘惑力了。

      看到爸爸沒有在身邊,兩只手指試探著往籠子里伸去,夠著了,夾住了小手又慢慢地往后縮回……

      一會兒,王振國從屋里出來時,正好看到了這眼前的一幕,看著兒子“鼠嘴奪食”津津有味的吃著,做爸爸的一把抱起兒子。

      兒子吃驚地看著爸爸:“爸爸,我錯了!”

      這一句話,讓王振國心酸得什么話也說不出了……

      但就是這件事以后,王振國每次再給小白鼠餅干時,總要先想著給兒子留下一兩塊。

      可是呀,無論怎樣地苛刻自己,所爭取到的也不過是杯水車薪。因此,當這個自尊的漢子,為了使研究能進行下去,終于紅著臉第一次伸出手來,向支持他的一家廠長借到五百元錢時,他那時也許并沒有多想,這從此開了頭的一連串的債務的重負有一天很可能把它壓垮,把他吞噬掉——他那時就已經分明站到了一條裂縫將越來越大的無底的深淵邊上了呀!

      七月流火。

      可此時的王振國,心里頭鼓漲的只有“東風”。沖刺!那天,他在家里完成了廠里的一份文字材料便急不可耐地開始了期望已久的中藥提取實驗。他看了看手表,到晚間八點前一定會如期完成。誰想,燒瓶會意外爆炸,藥液崩到了臉上、手上,頓時起了火燒火燎的水泡。

      停?藥液會變質。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一直干到午夜,他支持不住了,一頭暈倒在實驗室里....直到妻子早晨,他才迷迷糊糊地被叫醒,猛地一下子想起昨晚八點應該去廠里值班。壞了,他拼命掙扎著爬起身子,連飯也顧不上吃一口,就趕到了廠里。

      那幾天里,他下班后回到家了,一個人默默地對著自己小小的實驗室發呆。他心疼呦,不是為自己臉上的燙傷心疼,而是為那些飛濺的藥液和爆炸的燒杯心疼——光一個燒杯二十多元錢,那就要花去他半個月的工資。而現在,真正是“禍不單行”但他害怕等待。怕等待著直到下個月開工資他才能夠有條件投資繼續進行這中斷的實驗呀!

      他不甘心這樣地等著。

      他猶豫著,但他最后還是狠下心來,把弟弟干了八年臨時工積攢下來的一千五百元錢,也打進了他的“科研經費”中……


      (更多精彩明日繼續!如果覺得很好請分享給您的朋友!)


      王振國教授簡介:

      主任醫師,研究員、教授。國家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1989年在第38屆尤里卡世界發明博覽會上獲得“世界個人發明最高研究獎”;1990年榮獲首屆“中國十大杰出青年”稱號;2004年被評為“全國十大科技英才”;2014莫斯科國際健康健美長壽論壇獲“國際健康突出貢獻獎”。

      先后承擔國家"七五"重點攻關和“863計劃”等五項國家級科研項目。曾參加國家行政學院兩院院士和專家理論研究班。現任中國醫促會中老年保健專業委員會名譽主任、國際健康健美長壽學研究會副主席、長白山藥物研究所所長、北京振國中西醫結合腫瘤醫院院長。兼任廣州中醫藥大學、廣西中醫藥大學等院校的客座教授。

      作為中醫藥文化研究專家和健康專家在中央電視臺健康類欄目做100多期科普講座。出版有《挑戰-創造生命奇跡》、《腫瘤防治與康復》、《企業家健康警示錄》等專著。為清華大學總裁班、世界杰出企業家、國防大學等數千名企業家和知名人士講授《科學養生,健康長壽》等課,并親自為他們做保健。

      30多年來,應邀到美國、英國、日本、澳大利亞、馬來西亞、香港、臺灣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進行學術交流。在國內外做健康防病報告2000余場次,為人類健康事業做出了突出貢獻。


      王振國教授預約熱線:400-750-1333


      朋友 圖片 表情 草稿箱
      請遵守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超级黄超级污的免费视频